yystv.cn

作弊玩游戏,AI也学坏了?

《俄罗斯方块》这样的游戏,AI也找到自己的另类玩法。由于每增加一个掉落的方块都会使AI的评分略微升高,所以它采取了完全错误的游戏方式——尽可能快的落下每一个方块并在快要Game Over时暂停游戏,以确保自己不会输——听上去还蛮智能的。

美国人打算用“电子游戏战队”吸引年轻人参军

近日据美国军方报纸《星条旗报》报道:美国陆军正在计划筹建一支电子游戏战队,选手招收范围包括陆军现役人员、预备役人员以及退伍军人。从文章所透露的内容来看,其项目涵盖了目前市场上绝大多数的主流电竞项目。

在游戏里用挖矿取代氪金,你愿意吗?

这或将成为人生第四大错觉之一:感觉自己是在白拿钱,但其实还是在给人当打工崽。

开源模拟器到底合法不合法?索尼PS Classic正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台由索尼官方出品的PS Classic主机,使用的并不是索尼自行设计的新系统,也不是初代PS的原始系统,而采用了一群爱好者制作的开源模拟器版本。

在这款游戏里,你将抚养一个纳粹种族优生计划中的孩子

游戏的背景是二战刚刚结束后的挪威,你作为玩家在战争后孤身一人,于是决定领养战争中的孤儿,因为ta是挪威德国混血,邻居辱骂ta,老师骚扰ta,同学孤立ta,ta是你的孩子,却是别人眼中的纳粹残渣。

当老玩家玩到《魔兽世界》怀旧服后

这次的试玩有时间限制,每90分钟玩家只能游玩60分钟时间。虽然他从公测时期就开始玩《魔兽世界》了,但可能是被现在的游戏“养刁了”,感觉实际玩到怀旧服时,还是“很累,没想到以前我那么能肝啊”。

为什么游戏里的枪声和现实差别那么大?

随着技术的发展,游戏的枪声设计也从单纯的音效合成逐渐开始用上了实录枪声。明明采用了实录的枪声,为什么游戏中的依然与现实存在这么大的区别?难道不是录完直接用就完事了吗?这得从枪械的基本运作原理说起。

历经32年,澳大利亚玩家打造“世界最大私人电子游戏收藏馆”

超过18000款电子游戏,以及规模庞大的游戏主机、掌机和街机收藏,使他荣膺 “全世界最多电子游戏收藏”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这位拥有传奇经历的男人,就是澳大利亚玩家乔尔·霍普金斯(Joel Hopkins)。

德国的游戏审查制度有多奇葩,开发商的脑洞就有多大

许多二战题材游戏,它们要么被长期禁售,要么被迫进行大量修改之后,才能在德国合法发售。尽管这些游戏的内容无一例外地是扮演盟军战士痛扁纳粹,毫无为法西斯势力张目的企图。

“荒野大镖客2”里的平克顿侦探们在现实中是什么人?

玩了“大表哥2”的玩家可能对游戏里的执法机关有些疑惑,为什么“范德林帮”整天被一个私人侦探公司追得四处逃窜。其实这家“平克顿国家侦探社”在历史上真有全国通缉追捕逃犯的权力。我们常听到的FBI,玩过的《生化奇兵:无限》,都和这个私人侦探公司有些渊源

史上第一款“粪游戏”,竟在30年后还有轻小说问世

三浦纯将此游戏称为Kuso Game的原意,也并非我们现在所说的游戏做得很烂,而是表示这个游戏充斥着一股傻劲。在官方的游戏介绍页面上,也堂而皇之地介绍《一揆》是被世人宠爱的Kuso Game。

为了让身患糖尿病的儿子喜欢上治疗,他开发了一个测血糖的游戏机外设

Didget血糖仪能够通过GBA接口和任天堂DS掌机连接,合体变身。为了增强糖尿病儿童对监测血糖的积极性,还收录了几款游戏。当小朋友们通过Didget测完了血糖,还能将测试结果转换为可用于解锁新关卡并购买游戏内物品的奖励积分。

GTA5里开着外挂的仙人,甚至能在单人模式里玩儿你了

R星静悄悄地封掉了这个会导致单人模式被入侵的端口,没有给出任何官方回应或公告。换句话说,R星的意思是:大家就当无事发生过。

几万块的游戏王稀有卡也敢造假,日本一假卡贩子被逮捕

虽然不知道在报警途中是怎样和警官解释花四十万日元买一张卡这件事的,但是事情最终还是落了个比较圆满的结局: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卖假卡的被逮捕了,还上了电视,在新闻中甚至还贴心的放上了真假卡牌对比。

谁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俄罗斯方块》玩家?

今年《经典俄罗斯方块》世锦赛上16岁少年约瑟夫击败传奇选手的夺冠,压倒性3:0比分让这位初次参赛的少年成为众人焦点。实际上,他把那位被他击败的乔纳斯视作自己的老师。而老将乔纳斯面对胜负也很坦然,因为比起比赛,他们更热爱的是游戏本身。

把人关在仓鼠球里玩VR游戏?这个十年不被看好的产品会火吗

VirtuSphere这个延续了12年的创意到今天看起来,还仍然新鲜、好玩,而且确实实现了全沉浸式VR中一个必要需求:走路自由——能360度转向,而且不用担心撞墙。只是曲面行走的别扭和安全性还存在问题。

这次“娘化”怎么不灵了:手冢治虫笔下的经典形象被娘化后引起强烈反对

手冢治虫似乎仅仅被当做一个卖点,其中的角色不管是哪种类型的“美少女化”,都像是纸片人披上经典角色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