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stv.cn

把解谜游戏做到谷歌街景里,就可以让你假装环游世界了

在这款叫作Geoguessr(暂译:地理猜谜人)的游戏中,你会被随机“传送”到全世界范围内随机一处谷歌街景覆盖的地点,而你要做的,就是一边沿着马路漫步,一边想办法确认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为了赶走成群结队的中国玩家,《ATLAS》里的老外发了狠招

从外国玩家晒出的“受害证据”来看,中国玩家的“罪状”包括但不限于:抱团组工会洗劫资源、拒绝沟通直接打人、滥用Bug破坏游戏体验等。一些外国玩家开始分享有争议的中国历史事件,他们希望中国玩家因此被“抓起来”,甚至让这个游戏被封杀。

深陷差评口碑泥潭,《修仙模拟器》做错了哪些环节

玩家对国产的“苛刻”,既是重担,也是恩赐。“稍微像样一点”的内容搭配上国产光环就可以挣到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中国CS这些年

中国不缺少CS玩家,但CS:GO的发展仿佛一直萦绕着阴霾。直到去年年中,中国战队才第一次打进Major正赛阶段——这是中国CS:GO拿过的国际最好成绩。我们采访了CS圈的几位代表人物,从他们的视角,看一看CS:GO进入中国这三年的故事。

“小编体”是什么梗?小编是什么意思,出自哪里?

只要上网,每天你都会接触小编。也许除了社交网络上的亲友,小编是你网上接触最多的人。从上世纪90年代算起,小编已经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但说实在的,许多人并不了解小编一词的含义,以至于看到网上越来越多的“小编体”,很难理解为什么小编们的行为举止总是一个样。

《布雷斯塔警长》:“豹的速度”真的是豹吗

对当时那种接地气、适合小朋友的翻译工作非常感激。如果没有这么棒的翻译,原版开场那句稀松平常的“他拥有美洲狮、熊、狼、鹰的力量”,就难以诞生小朋友们朗朗上口的“熊的力量”“狼的耳朵”等。

《守望先锋》“女选手Ellie”的身份之争

12月21日,一名ID为“Ellie”的守望先锋玩家宣布加入北美OC(守望先锋挑战者联赛)的著名战队Second Wind,但仅过了两个星期,这位Ellie便离开了队伍。一场未上,一分未得,却引发了电竞赛场上性别和身份问题的激烈争论,至今仍在继续。

敢卖40美元“俄罗斯方块”,到底有多厉害?

按说这么一个“不合理”的价格,本该在激烈的商战中死无葬身之地。然而《俄罗斯方块:效应》却意外获得媒体的一致赞誉。在Meta评分网站上平均分高达89。另有游戏评测认为这款游戏当属完美之作。

随着《飞碟探索》休刊,一个集体热衷“神秘事件”的时代远去了

坦白来讲,这本杂志当年的内容难称严谨,很多内容看上去像不可知论版的《故事会》。你很难说这本刊登过民科郭英森的引力波“论文”、把宋朝志怪小说解读成是外星人第三类接触的杂志,究竟是科普、科幻还是神秘主义文学。

即使口碑扑街了,《黑镜》的“互动电影”依然是一次可贵的尝试

观众的负面意见主要在于:它既没有开创先河,也没在技术上带来太大的革新,仍旧上演着自Netflix接手《黑镜》后“形式大于内容”的老毛病。根本原因在于:开始时观众以为自己可以当导演,但终究会在穷举结局后发现,掌控节奏的仍旧是制作者。

这个“佛系”平台一天只能玩一个游戏,错过就只能等明年了

“冥想”里的游戏只会在当天提供,过了日期,这个游戏就不会再出现。我在1月2号才知道“冥想”,这就意味着我得等到2020年1月1号,才能玩上“冥想”1号提供的游戏了。

最后,只有最短的梗活了下来

六小龄童从未亲口说过“文体两开花”,“六学”以雷霆万钧之势在短短两周内占领了社交网络,但在热度的顶峰迅速落下,使用价值不明的语句很快被抛弃,只剩下含义模糊、方便实用的“两开花”。

他想画出一个《魔兽世界》角色的一生

霍尔创建了一个亡灵法师的角色,名为Alemus,开始升级。每升10级,他就会用和角色当前等级一样的分钟数,为角色绘制一幅画像。

XP自带的《三维弹球》,有着怎样深厚的历史背景?

在大萧条期间诞生的弹球机没有因当时的经济环境而夭折。相反,由于“Baffle Ball”给失业人士提供了一个廉价的消遣方式,这款机器获得了空前的商业成功。

摸鱼上电视,意外出了名:这一届台湾年轻政客已经在开会时玩起手游了

虽然特写画面一闪而过,但老玩家只需要看这一眼就能得出结论:他应该是个刚入坑的萌新。

27年前夭折的红白机版《模拟城市》,终于重见天日

早在27年前,1991年4月,初代《模拟城市》的制作人威尔·怀特和马里奥之父宫本茂就曾一起合作,将其移植到任天堂的SFC上。更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这款游戏还宣传说要推出红白机(FC)版本。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项目半路夭折,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

在你的DNA上,下一盘世界上最小的井字棋

加州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使用的是一种被称作DNA折纸(origami)的技术,设计出了世界上尺度最小的井字棋——棋盘的宽度大概600纳米。

上世纪的小朋友,好多靠这部动画认识了牛仔和西部

《幸运的鲁克》,这部动画当年在很多地方台都播过,可能很多朋友都有点想不起来。它让很多人忘记了西部世界的血腥,反而留下了许多欢乐。

欧美游戏人也不喜欢2018年,但他们组织了游戏产业工会

GWU定义自己为“一个工人主导的基层民主组织”,代表并提倡游戏行业从业员工的权利。游戏工会将会为会员提供培训,告诉他们如何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对于大公司的员工,他们承诺组织起被侵害的员工,帮助员工们与管理层谈判,组织罢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