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人均负债12万,这届年轻人为何那么穷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D:ipress),作者:魏诺


2019年新年刚过,苹果公司的股价遭遇“开门黑”,一度下跌近10%。


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在给投资者致信中,把锅甩给了中国,认为是中国经济放缓导致了苹果销量骤减。


在过去的几年,中国年轻人隔三差五的就会被提醒自己很穷。即便如此,并没有影响到“买买买”的热情。


不过这次,连苹果都卖不动了,中国年轻人的“穷”大概是坐实了。



这届年轻人到底有多穷?


年轻人真的变穷了吗?查了一下数据,答案是肯定的。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05年全国城镇在岗职工平均月薪1530元;而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17》的数据,2016年全国在岗职工合计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5750元。


据北京大学课题组的数据,2005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1588元;而据第三方评价机构麦克斯的数据,2016年本科毕业生的平均薪资为4376元。


数据对比非常明显。在2005年,本科毕业生的月薪是城镇职工的104%;到了2016年,本科毕业生只有城镇职工月薪水平的76%。


再来看增幅,本科毕业生平均起薪增长276%,而城镇职工平均月薪则增长376%,大学毕业生的工资增长水平大大落后了。


看收入,在过去的十几年,相对社会总体水平,年轻人确实变得更穷了。


2016届毕业半年后月收入较高的主要本科专业


在2018年11月,有专业机构发布了《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这份报告表示,中国新一代年轻人里(35岁以下),56%的人暂未开始储蓄。开始储蓄的44%的人中,平均每月储蓄仅1389元。


挣得少、没存款也就罢了,这一届年轻人还特别敢花钱。


《2017年消费升级大数据报告》显示,90后人群消费增长最快,达到70后增幅的两倍,年均消费三年来增长了2.7倍。


年轻人挣得不算多,花起钱来却十分爽快,那钱从哪儿来?一个字,借。


2018年8月20日,央行公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其中提到,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还款的总额达到了756.67亿元,环比增长6.35%。


而翻看过去几年的报道就会发现,这一数字在8年间已经增长了接近10倍。


2010年全国信用卡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仅为76.86亿元,2013年为251.92亿元,2015年为380.27亿元,到2017年增长到了663.11亿元,2018年1季度为711.48亿元。



当然,单看信用卡逾期数字并不能说明锅都是年轻人的,还有一些报告能更直白的说明年轻人的债务问题。


据花呗官方发布的《2017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全国近1.7亿的90后中,超过4500万人开通了花呗。简单的说,就是3.6个90后之中,就有1个人在用花呗。


截至2017年末,花呗账单分期业务借款人年龄主要集中在35岁以内贷款余额占比79.38%。


90后确实已经是消费贷款的主力军了。据融360调查,从年龄上看,贷款人群中90后(含95后)占比最高,达49.31%,在亚洲同龄人中也第一。也就是说,在使用消费贷款的人群中,将近一半都是90后。


图片来源:融360


90后不仅举债的人多,额度也十分惊人。汇丰银行最近调查显示,中国90后一代人的债务与收入比达到令人吃惊的1850%,该群体欠各种贷款机构和信用卡发行机构的人均债务超过17433美元(约合12万元人民币)


“借钱度日”几乎成为很多年轻人的生活常态。


一屁股债是怎么欠下来的?


很多年轻人会觉得,对比父母那一代,甚至对比十几年前,自己赚的钱已经足够多了。尤其是身处互联网行业的年轻人,动辄月入20k、30k、50k。


实际上却并非那么回事儿,这是经济学上典型的“货币幻觉”。在工资上涨的同时,你的“衣食住行”各方面的消费同样在上涨,而且上涨速度甚至要比工资还快。


前文提到,2016年本科毕业生的月薪比2005年增长276%,与此同时:


北京通州2005年小两居租金为800元,2018年租金为4000元,增长500%;


北京通州2005年新房开盘价多为4000—5000元,2018年二手房价格超过50000元,增长1000%-1250%;


2005年,北京一碗牛肉面的价格为5元钱,2018年则是15元—20元,增长300%—400%;


……


看起来工资的绝对值并不低,但是细算购买力的话,就会发现工资的含金量大大下降。即便月入2万(这已经超过北京市平均工资的一倍),也只不过刚刚追平房价的涨幅。


资料图


年轻人不仅没有想象中有钱,还一脚踩进了“消费主义”的大坑。


不能说年轻人追求精致的生活不对,也不是“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各种营销在不断重塑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和行为。


很多营销号以此为生:聪明的女人,舍得为自己花钱;女生到了哪个年龄段就该买上几个奢侈品牌的包包,用某种价位的护肤品;男生应该开什么样的车;越爱花钱的人越有钱,越节省的人越没钱……


在营销号的塑造下,很多人拥有了自己收入匹配不上的消费欲望,而且这种消费欲望又被铺天盖地的广告美化成:活成我想要的样子。


所以,在一份大学生消费信贷调查报告中,你能看到:近64%使用花呗的大学生,都是用来购买电子产品、奢侈品和化妆品。至于生活用品,几乎见不到。


及时行乐,对你好不好不知道,但对商家,肯定是好事。


电视剧《北京女子图鉴》


当然,能让90后人均负债12万,并不完全是消费主义的锅。“买买买”会让很多年轻人迈出“负债”的第一步,而债务高企的根本原因还是房贷。


尤其是2016年-2017年这一轮房贷上涨,一方面源于部分家庭加杠杆购房的投机性行为,另一方面源于一些年轻家庭在“再不买就买不起”担忧下提前集中入市。大量投机性行为,加上年轻家庭因为提前购房不得不增加借贷规模的做法,导致中国居民部门债务规模迅猛扩张。


而在2018年4月,汇丰银行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千禧一代”(即80后、90后)住房拥有率达到70%,同时有4成青年买房靠父母。买房年轻人越来越多,但大部分还得依靠父母的存款提供首付,同时自己每月还要负担贷款。这势必会减少老一辈的存款,并导致年轻人杠杆率升高、存款难度增加。


《中国家庭金融报告》的数据也显示,在住房抵押贷款参与率这项统计中,30岁以下的年轻家庭的负债参与率与30岁-44岁中年人群的负债参与率接近,远高于其他年龄群体。


不动产财富增值的背后,年轻人的负债率也大幅上升,中国人享受的财富盛宴,也背负了最终的债务。因为有房,很多人看起来身家百万,但却拿不出真金白银。



除此之外,年轻人变穷也无法脱离时代的背景和历史的行程。


经济学家何帆曾说:“生于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人是最幸运的,大体来说,这一代人完全可以靠个人的努力,获得理想的工作,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是80后和90后已经开始感到巨大的压力。从上学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感受到同学与同学之间的不平等。”


相比上一代人,今天的年轻人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的机会,可能正变得越来越小,甚至可能已经错过了时间窗口。


量入为出,并不是一种过时的生活方式


当年轻人背负上了高负债,会发生什么?


最直接的,生活的风险会不断增加。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还好说,一旦经济放缓,个人的职业生涯受到波及,预期收入下降甚至失业,那很可能就要面临债务违约、房贷断供的局面。


据融360调查发现,在90后的贷款人群中,已经有近47.2%的人产生过逾期,而逾期次数高于10次以上的人群,占比达到4%。


其中,90后贷款人群中超过64%的人在4个以上平台进行借贷,而在20个以上平台借贷的人已经达到9.6%。除了偿还房贷、车贷以外,有29.6%的90后贷款的原因是要偿还其他欠款。


图片来源:水木论坛


债务越来越高,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开源节流。对于普通年轻人来说,“源”就那么多,只能在“节流”上多下功夫。所以,会出现无论怎么刺激,年轻人都不敢再消费的情况。


电视剧《蜗居》里,郭海萍的一段话特别有代表意义: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费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至少……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来不及细想未来十年。”


电视剧《蜗居》截图


在过去的很多年,超前、借贷消费被认为是一种正确的风潮,算计着花钱、量入为出会被认为是“古板”。


在这种风潮之下,高负债背后的风险却鲜有人提及。


敢于花钱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未来的乐观预期。新华社2017年对全国44个城镇约1万名消费者展开的调查显示,约八成的受访者认为未来五年内,家庭收入将出现明显增长。


在收入不断上涨的时期,这些都不是问题,一旦经济不确定性增加,收入上涨不及预期甚至减少,家庭财务问题就会浮出水面。


况且,住房是刚需,房价又那么高,不贷款是不可能的。而在杠杆率如此之高的背景下,在其他消费方面,中国年轻人可能确实需要考虑更加理性的消费以及量入为出的生活。



首先是延迟满足。延迟满足在育儿问题上是一个核心技能,对成年人也同样重要。收入是有限的,消费是无限的。学会存钱,延迟消费欲望的满足是抵御风险的第一步。


其次是强制储蓄。为未来多做储蓄并非坏事。尤其是社会福利和保障并没有那么完善,子女的教育、父母的健康、未来的养老,这些都是需要用真金白银做支撑的。


再就是财务风险隔离,也就是俗称的“不要把鸡蛋全都放进一个篮子”。



就连一向超前消费的美国人人也在反思。一次次因过度超前消费而来的经济危机与泡沫崩溃,令他们的消费观日趋保守。在一项针对美国年轻人的调查中,60%的受访者没有单件价格超过2000美元的产品,超过一半的人在电子产品上的花费没有超过500美元。哪怕是在美国消费信贷中体量最大的学生信贷,主要方向也是协助完成学业,而不是物质消费。


量入为出的生活,是中国年轻人必须要补上的一课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D:ipress),作者:魏诺。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