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 u/50101

范剑勇:四万亿如何改变了中国经济增长动力

2008年是个分水岭,中国从硬预算约束条件的土地财政模式转向了软预算约束条件下的土地金融模式

“流量”凛冬2018

“流量告罄的时代,作品永远是最牢固的标签”

十年“双十一”,从雨露均沾到马太效应

“经历过双十一,才会知道线上销售是怎么一回事。”

味精是如何在中国失宠的?

“这里的每一条街上都可以找到一个下岗的莲花员工”

《创业时代》背后:第一代“微信挑战者”的跌宕往事

“以后真正干掉微信的,未必是微信的竞争对手”

李陀:拜金主义导致精神瘟疫

“文学不再有什么特殊身份,特别是在历史上曾经有的那种“高贵”的身份。”

贾跃亭美国造车记

明年是否能顺利实现量产?贾跃亭说:应该能。

李笑来的“逃跑计划”

“赚钱慢是一种罪”

中年海尔

一部动画片已不能解决问题

保罗·罗默,一位靠“内生增长理论”赢得诺奖的大师

在经济学界,罗默的名字基本是和“内生增长理论”绑定在一起的

自媒体创业泡沫消亡史

“至少我曾经参与过这个时代的自媒体浪潮,而且位置还不错。”

北京前门大街的失意十年

前门大街被赋予了太多非商业的政治文化诉求

逃离温室腾讯

除了调整组织架构,腾讯更需要调整的应该是四万毛细血管的欲望

等待与抗争:金立中小供应商的维权之路

很多供应商的欠款已经被拖了大半年

腾讯云之殇:涣散战略下的跟随者

某种程度上,腾讯云正在走阿里云的发展老路

影视业的资本寒冬来了?

“大家都说现在是行业寒潮,其实是不是过去一段时间‘太热’?”

没了“现金奶牛”的乐视网,离退市还有几步?

彻底失去乐视系两个最优质资产,保壳成为第一要紧事

参与的话题 »